情感语录

孙频:写作是一种自我的清算

孙频:伤痕文学作为一种文学现象是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持续时间不算很长。 去年,评论家杨庆祥老师又提出了一个新伤痕书写的概念,指改革开放以来的文学作品中反思资本、社会、宗教等秩序对普通个体所造成的伤害。 在其《新伤痕时代及其文化应对》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时代?从阶级和分配的角度看,这是一个不平衡(不平等)且这种不平衡(不平等)被正当化的时代。 从产能和利润的角度看,这是一个严重过剩的时代,且这种过剩在进一步加剧不平衡和不平等。 对这种时代特质的总结我是很赞同的。

事实上在我近两年的小说中,一直试图在探讨的一个命题就是关于个体与时代的关系。 个体与时代之间的复杂共生关系几乎构成了个体们创伤的源头,也所以会成为贯穿四十年当代文学的一个重要文学母题。

《松林夜宴图》中李佳音生来与俱的创伤在于,她一出生就受到来自于艺术家外公的熏陶,或者说是一出生就接受了来自于艺术的那种神性的启蒙。

她是一个被纯正的艺术启蒙过的人,就已经和别人有了区别,而她出生于七十年代,大学毕业的时候正是一九九五年。 我在很多小说里写过一九九五年这个年代,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很多事情是从这一年开始转折与彻底变化的。

比如从这一年开始大学毕业生不再由国家包分配,比如从这一年开始,大型国有工厂开始了陆陆续续的破产与改制的道路,大批工人纷纷下岗失业。

也是在这一年,一群艺术家从圆明园艺术村被赶走,他们搬到宋庄,当时那儿只有47个贫穷的农业村和几座工厂。 那时候的艺术家都没什么钱,还没有太多物质的概念,真的是到宋庄搞艺术去了。

有些真正热爱艺术的人扔掉体制内的工作,流浪到宋庄只为了能自由画画,比如小说中的罗梵就是这样一个缩影。 李佳音大学毕业就在这一年,这也就是说,她的艺术生涯从一开始就要与市场经济与商业纠结在一起,这种纠结无疑会给艺术家们带来不安全感,这也就是李佳音最后从浙江回到白虎山下当老师的原因,稳定感在时代的裂变中演变成了奢侈品。 而李佳音的悲剧在于她是从出生就受到艺术启蒙的,堕入安稳的世俗必然导致她的孤独,而这种绝对的孤独又导致她一定要为自己寻找一个精神支点。

但是在离开那种麻木的安稳之后,她又发现自己很容易地就会被商品经济所吞噬。

而作为她一直以来的一个精神支点的外公最后告诉她的却是一个关于人性的残酷无比的真相。 她的时代和外公的时代,她的历史和外公的历史在一张画里相遇、碰撞、宽恕、和解。

因为他们虽是两代人,真正的精神困境却并没有大的不同,真正需要面对的人性也不曾有任何变化。

他们在一种真正的和解中不啻为一种最深的知音和浴血而归的战友。

时代从不怜悯任何人,也不肯放过任何人,每一代人都终将有属于自己的伤痕,而这伤痕无论是在文学中还是在艺术中都永远不会消失,都将是生生不息的人类用来照亮自己前方的一点微光。 2、我们真正能写的其实都很有限,那是从我们内心里长出来的东西。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