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孙双金:重构12岁以前的语文

孙双金:重构12岁以前的语文

江苏省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校长,“情智教育”、“情智语文”倡导者,用“情感”、“智慧”的阅读为学生的一生奠基。 孙双金■获奖理由孙双金,1981年从教,1989年在全国首届中青年阅读教学大赛获得一等奖,1992年走上校长工作岗位,近30年来,他从来没有放弃对语文教学的研究与探索。 结束一天繁忙的工作之后,总有他与书籍相伴的身影。 这位痴迷于读书的校长说道:“读书赋予了我灵气,读书赋予了我灵感,读书赋予了我智慧,在读书中我找到了当校长的感觉和快乐。

”孙双金热情地号召、鼓励教师拥抱阅读。 他坚信,教师阅读是文化之根、专业之根、素养之根。

在他的倡导下,北京东路小学建立了“网络期刊资源库”,让教师享受便捷优质的阅读资源;建立了教师读书时空序列,让教师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与对话,延展、丰富教师的阅读体验。 基于多年来他的这些坚持,北京东路小学的老师们亲近阅读、热爱阅读,在专业发展的道路上感觉到天高地远、景色粲然。 他有一个梦想,让孩子们能够在小学语文学习天地里快乐成长,成为情智和谐发展、人格健全的大写的“人”。 为此,他大胆重构小学语文课程体系,响亮地提出“12岁以前的语文”的教育主张。

他极力倡导,要在最重要的人生成长季,投下“国学经典、诗歌经典和儿童文学经典”这语文学习的“三大奠基石”。 这声音一经发出,立刻引起全国小语人的关注,《人民教育》全文刊载,《中国教育报》特别专访。

他主持编写了校本教材《12岁以前的语文》,精选了造就君子气质的国学经典,涵养民族气质的诗歌经典,培养想象力和童心童趣的儿童文学经典。

教材出版后,立刻得到了孩子、教师和家长的热烈欢迎,教育专家盛赞这是一套足以为小学语文教育“压箱底”的教材。 在北京东路小学,孩子们晨间的读书声和午间的默读时光,已经成为了一道绝美的校园风景,这风景更延伸到了学生家里那柔和的灯光下。 在北京东路小学,每年的童话月、诗歌节、亲子经典诵读会等一系列读书活动已经成为令人羡慕的校园文化;他走出校门,活跃在“市民讲堂”等公益活动中,不倦地倡导着一座城市的书香家庭行动;他推动读书的身影,繁忙地穿梭于全国各地,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已有浙江、山东、河南、新疆等10多省(区)60多所学校近20万学生踊跃加盟实验,共同研究“12岁以前的语文”教育,研究“情智语文”教育主张下的儿童阅读。 ■读书故事我是在“文革”中度过小学和初中的,童年时能读的书真是太少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大姐夫家发现了好多的连环画,于是图文并茂的连环画成了我童年最珍贵的精神食粮。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赤壁大战》、《智取威虎山》、《夺印》、《龙须沟》……那一本本不管看得懂或看不懂的书,都成了我最好的朋友。 真正开始读书是我考入师范学校之后,一个农村娃走进了师范学校的殿堂,图书馆、阅览室成了我难舍的宝地。 读的第一本教育专著是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建议》,仿佛有魔力一般,我被它深深吸引了。

从此之后,这本书我读了有五六遍,每读一次,都有新的感悟。 苏氏是引领我进入教育圣地的第一启蒙人。

师范二年级,我一头扎进《红楼梦》的世界里,我读原著,读红学名家的专著。

春节放假回家,大年初一,我还沉浸在《红楼》梦中,连中学老同学到我们家拜年敲门声都没有听到。 直到今天依然被老同学嘲笑为“书呆子”。

每到放寒暑假,我都背一大摞书回家,父亲总是疼爱地说:“孩子,还要出去玩玩啊!”我的读书路线图是这样的,读得最多的书是文学类,我曾在20多岁时恶补了古今中外文学名著。 其次是语文专业类图书,我对叶圣陶、张志公、吕叔湘、朱作仁等语文专家的论著作过精细阅读,精读名著是我收益良多的方法。 40岁之后,我比较迷恋哲学类书籍,前两年我细读了孔子的《论语》,参读了《论语今读》、《论语别裁》、《孔子这个人》、《名家读论语》、《论语故事》等20多本图书,曾在全国各地给老师们开讲了几十场《论语》心得讲座。

和同事们相处,我经常问:“你最近在读什么书啊?有什么好书推荐给我看看。 ”我也经常大力向老师推荐好书。

傅佩荣的《哲学与人生》、刘小川的《品中国文人》,都是思想深度力透纸背的佳作。

宗白华的《美学散步》、朱光潜的《谈美书简》把我带进了美不胜收的美学世界,把美学融进教育成了我和同事津津乐道的话题。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