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网连世界】各国年轻人都在烦恼什么?

【网连世界】各国年轻人都在烦恼什么?

香港旺角街头(图为东方IC版权作品请勿转载)“上车”,其字面意思指的是搭乘车辆的动作,然而在香港文化语境下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特殊含义,它指的是人们首次买房;所谓“上车盘”,就是指性价比高、总价适合年轻人“上车”的楼盘。

作为全球房价最难负担的城市之一,香港青年的置业问题一直倍受关注,近年来,尽管香港特区政府不断推出“辣招”(指的是为遏制楼价过高而采取的措施),然而高楼价依然困扰着大多数香港青年。 80后林小姐是香港某企业的管理人员,与当下不少年轻人的想法一样,林小姐希望先置业再结婚,但是高房价令她与相恋多年的男友迟迟未能走进婚姻的殿堂。 据介绍,林小姐与男友月收入加在一起约为4万港元,两人经过5年的储蓄,目前共有30万港元的存款。

然而,要想在香港购买一套400万港元的“上车”楼房,首付三成,至少也要120万港元,且不包含律师费、佣金等其他费用。

林小姐与男友的储蓄显示与“上车盘”首付相去甚远。

在香港,住宅房屋按照性质的不同主要分为私营住宅、公共屋邨(简称“公屋”)、居屋三大类。 其中公屋由特区政府或志愿团体兴建,出租予低收入市民,该类房屋不容许转租和买卖;居屋则是由香港特区政府房屋委员会负责兴建,并以低于市值的价格在扣除地价后出售予低收入市民。

然而公屋合资格门槛为个人每月最高入息限额不超过约万港元,将大多数香港单身青年拒之门外,(据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公布,香港居民收入中位数为万港元)。

因而,私人屋苑是香港市场上流通最多的房屋类型。

储不够首付的林小姐无奈之下只得将目光从私人屋苑转移至居屋上。

然而就2018年香港房屋委员会最新一次开放居屋申请情况来看,特区政府共开放3个屋苑合共4431个单位,却收到万份申请,超额认购逾60倍,且政策优先家庭申请者。 林小姐坦言,抽中居屋的机会相当于“中彩票”的概率,“片瓦遮头”的奋斗目标只能当作理想来看待。

事实上,与林小姐有着相同烦恼的香港青年不在少数。

据咨询机构Demographia发布的2017年国际房价负担能力报告显示,香港连续第八年稳坐第一,属于“极度负担不起”之列,且过去两年情况进一步恶化,处于空前高位。 香港地狭人稠,房屋供应不足,严重影响到人们的居住环境。

据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公布的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数据显示,香港家庭住户的居所面积中位数约430尺(约40平方米),人均居住面积为161尺(约15平方米),全港逾八成住户只居住在小于753尺(约70平方米)的单位之中。 于是乎,地产开发商根据市场需求,开发出劏房、笼屋、太空舱、水管屋等奇葩住所。

高企的楼价令不少青年只得“望楼兴叹”,甚至影响到青年的婚恋和生育计划。

据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调查显示,有约50%的受访青年因住屋问题而影响到婚姻(占%)和生育计划(%);有%的20-29岁租户与%的30-39岁租户,认为“买不到楼彷徨无助”;甚至有%的20-29岁租户与%的30-39岁租户“已经完全放弃买楼”。

除了对青年个人的成就感和归属感产生影响外,高楼价还带来了一系列困扰香港社会的不良后果。

首先,高楼价制约着香港的创业环境,令青年初创者对于高租金望而生畏,阻碍了香港创新科技的发展;其次,它对香港安定的社会环境构成威胁,高楼价使得青年的骄傲与自信受挫,令他们容易产生悲观和愤懑的情绪,滋生出许多社会问题。 楼价高企,公屋居屋供应不足,已然成为香港青年向上流动时面临的严峻关卡,值得庆幸的是本届特区政府决心迎难而上,已展开土地大辩论,逐步制定出新的房屋政策,正努力尝试着打破这一障碍,让青年人看到希望。

“期待特区政府可以为青年向上流提供机会,让我们在实现‘置业梦’的同时,能够拥有更多展示才能的空间,亦为香港的发展出一份力。

”林小姐对于未来仍抱有美好憧憬。 (责编:徐祥丽、刘洁妍)。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