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总裁霸爱:诱人娇妻夜夜宠

总裁霸爱:诱人娇妻夜夜宠

  邵励城面色发沉,怔然地移动着视线,看向微微晃动了一下的包厢门,回想着刚才看见的那道熟悉人影,就是从门口溜出去的。   邵励城心头猛然炸开一道响雷,抬手撂翻了要往自己身上爬的女人,急步踏出了包厢。

  守在外围的沈流满脸糊涂地赶上去,问,“老大,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急?”  “你在外边,看见那丫头出来没?”邵励城边问,边举目四望,搜寻着那道人影。

  “有啊。

”沈流点头,如实答道,“叶小姐刚才出来,也走得挺急的,她说去洗手间。 ”  “你去洗手间,挨个找。

”邵励城直接下了命令,然后挑了距离出口最近的一条走廊去追。   沈流虽是一头雾水,但还是依照吩咐,从近到远,将这个区域的洗手间,一间间地查了。

  另一边,邵励城快赶到门口了,还没看见自己要找的人。

  叶思清跑出来没多久,他就跟着跑出来了,一路上都是用最快的速度在追,叶思清不可能比他跑得更快。

  邵励城正准备调换方向,回过身就瞥见了从前方拐角处一闪而逝的熟悉身影。   邵励城双瞳蓦地睁大,暴喝一声,“丫头!”  他喝下这一声的同时,长腿已经迅疾迈开,直扑向前面的拐角。   他刚转过拐角,就刹住了脚步。

  叶思清安静地站在原地,一点儿都没有要跑的意思。

  她本来就跑不过他,都被发现了,要是还能从他眼皮底下溜走,他就不是黑白两道人人都谈之色变的邵老大。

  “邵总,有事么?”叶思清扬起脸,笑容纯善无害,可亲乖巧,任谁都猜不到,她刚才拿酒泼了人,玩了一手绝妙的偷袭。

  若不是他对她的身体太熟悉,她借着周围人群的遮掩,伸出来的那只手,也不可能当场引起他的注意,更不可能在第一时间锁定了位置,得知她逃跑的路线和方向。

  但她现在对着他,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显然是不想认账的。

  邵励城忽的探出手,一把拧住了叶思清刚才拿酒泼人的那只右手,拽到跟前,张嘴就咬,快速地把每根手指都吮了一遍,吮到了遗留在指尖的酒味。   “下次要用酒泼人,拿我最喜欢的酒。

”邵励城薄唇微张,放开了叶思清的手指,凛厉的眉眼间染着一抹浓得化不开的悦色。   他又低了头,用自己滚烫的唇瓣摩挲着叶思清指上的细嫩肌肤,低沉着声,声音露着些许得意,“丫头,我知道你的小秘密,我知道,你又吃醋了。 ”  叶思清默然不语,平静的面色缓缓起了波澜,邵励城的话,和他亲昵地啄吻她指尖的动作,都在扰乱她的理智。   她的理智在挣扎中散去的时候,翡翠色的眸子透出了幽深的光芒。   她突然纵身一扑,撞进了邵励城的怀里。

  本来还在揭穿小秘密的邵励城顿时停了话头,很配合她的举动,让她泄气,就装作被她撞倒了,摔到了墙边,但两条壮实的胳膊围抱住了她。   他才把这丫头抱稳,怀里的丫头却意外地不老实,双手在他腿上摸索着。   这简直跟催qing没区别。   “丫头、丫头你……”邵励城的呼吸越来越乱,越来越粗重,忍不住抬高手腕,捧起了怀里女人的脑袋,急切地往她脸上啄啃着,“思清,这么急?这是在外边,你是不怕羞了怎么的……”  他正要多调戏逗弄她一会儿,却忽然感觉到她的手蹿进了他的裤袋里,胡乱地深入翻找着什么。   邵励城脑海中倏地闪过一个念头,念头还没浮现清晰。

  叶思清接下去的行为就昭示了答案。   她的双手离开了邵励城的身体,人也往退开,撤出了他的怀抱范围。

  紧接着,她的右手摊开,手里摆着一串双方都极为熟悉的钥匙。   邵励城脸色大变,目光直射向叶思清手里拿着的那串钥匙,“你干什么?什么意思你?!”  “这是我家的钥匙,之前答应你,让沈秘书做了这个的备份,但现在我想收回来了。 ”叶思清淡声答道,“说到底,这是我的东西,我有权处理。 ”  她低头看着钥匙,一字一句地问,“我把钥匙拿回。 邵励城,你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拿来!”邵励城吼着声,就要伸手去夺那串钥匙。   但叶思清的右手手指及时地蜷住,裹牢了钥匙,无论邵励城怎么捏她的这只小拳头,她都不肯松开。

  “叶思清,你甭TM一天到晚跟我瞎闹!”邵励城恨声直骂,却不敢再对她的右手使力,因为她的手背已经被他捏出十分明显的指痕。

  叶思清恍若未闻,转身走进了洗手间。   邵励城没有任何忌讳,也跟了进去,紧紧地握住了她的一条手腕,皱眉怒问,“丫头,你就是吃我的醋,跟我生气是不是?”  叶思清轻轻地笑出一声,走到洗手台边,扬起脸,看了看镜中的那对人影,很快又低下头,盯着自己的右手,自语般地嘲笑道,“你是谁啊?你哪来的自信让我吃醋?”  邵励城面色发寒,扣在叶思清手腕上的力道不禁加大了。   叶思清蹙了蹙眉,似乎身体哪里疼得厉害,比邵励城掐住她的手而给予的疼痛更痛数倍。   她又用力地捏了一下掌心里的钥匙,直到自己疼得只能松手,便对准溢水口,将钥匙扔进去,同时打开了水龙头,让喷涌而出的水流淹没并带走了那串钥匙。   邵励城浑身僵直,眼底瞠出了红焰,直到叶思清关上了水龙头,要离开洗手间了,他才大跨了一步,从后头将人抱住,拖进了怀里,干哑着声道,“丫头,你凭什么扔我的钥匙,你要生气,你就可劲儿揍我,揍哪儿都行……”  他胡乱叨了一通,什么招都给她支,教她怎么罚他,怎么治他,多狠的都说了。

  但他环抱着的女人此时此刻好像成了一根木头,任他说干了嘴,也没给他回应一声。

  他吻着她的后颈和金发,改成缓声缓气的哄法,“……丫头,你说句话,是我混账,我错了,成吗?”https:///71563/,欢迎!。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