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老周讲故事系列(转载)

老周讲故事系列(转载)

  老周讲故事-菜蓝仙  从古至今,人们对另一个世界充满了好奇,有的是出于对自然的敬畏,有的是出于对超自然力量的向往,当然更多是一种对未知的好奇,于是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去沟通两个世界,古代有扶乩,圆光,当然这些现在也有,现代则发明了许多什么碟仙、钱仙、笔仙之类的。 媒介虽然不同,但有些地方还是相同的,意念在沟通的时候是非常的重要,当然对于普通人,还是不要随意去探寻或接受另一个世界的讯息,因为你不知道你所接触的到底是什么?  之前有一段时间非常流行玩笔仙,据说现在还有什么笔仙解读师,真的只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笔仙不同于扶乩,基本都是是非或选择题,不知道需要解读什么,呵呵。

  我们小时候虽然没玩过笔仙,但是也有差不多的玩意,一个是请菜蓝仙,一个是观落阴。 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个请菜篮仙,最终因为出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从此之后被我爷爷禁止再用这种方式请仙。

  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初中,小孩子正好是好奇心强的时候,我在家里又接触到一些这方面的东西,平时就比较喜欢显摆,当然那个时候只是大人高兴的时候教一点,都是半桶水,人就是这样,越是半桶水越喜欢说,现在学的多了,反而懒得说了。 发展到后面,说说还不过瘾,就想自己实干一下。

于是有一天下午放学,就准备在几个朋友面前露一手。 所谓的请菜蓝仙,道具其实很简单,就是准备一个菜篮子,一件小孩的衣服,罩在菜蓝上,菜蓝底部插一根筷子,然后由主法者念动咒语真言,就可以请了。   菜篮、筷子都好找,那个时候家家都有,能罩在篮子上的小衣服到没有,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衣服都太大了,不能正好罩在菜篮上,说来也巧,那时正好有个同学家里又生了一个弟弟,刚一岁多,衣服大小正合适,我们就怂恿他回家去偷一件出来,小孩子禁不住激,没多久就拿了一件衣服来了,那既然东西都齐了,接下来就看我的了,烧香点烛,凭着记忆画了一道符出来,对着菜蓝念起了请仙咒。

  不知是请的时候不对,还是符画错了,咒语念完了,动都不动,继续念还是不动,这个时候,有两个同学就开始起哄了,不会是假的吧,一听他们说假的,我就有点急了,没想到心一急,菜篮子突然抖了一下,开始自己动了起来,菜篮子边上的一边一个同学,抓住菜蓝的柄,据他们后来说,他们根本没有动,是篮子自己移动的。   这个时候菜篮开始不停的画圈,我看应该八九不离十了,还微微有点得意,于是就让我同学有什么疑问就可以问了,第一个同学问的我还记得是“你是谁”?  篮子在地上沙盘上,竟然写了个吕洞宾,那个时候,八仙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一看来了个吕洞宾,大家都很兴奋,还让他猜大家的姓,结果都猜对了,因为前两天刚考试过,明天公布成绩,于是就让他猜大家的成绩,篮子停了一会儿,一个个的成绩都报出来了。

结果第二天,卷子发下来,大家都一分不差,只有一个同学,因为成绩算错了,后来又改掉了。

这么一来大家对菜蓝仙愈加的尊敬起来。

  后来基本每周都会请一次菜蓝仙,问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还有人问暗恋对象能不能成,这个吕洞宾到也不嫌烦,一一都做了解答。

  不过突然有一天晚上,我一个同学的妈妈带着我同学冲到我家来,点着名的要找我,我当时就弄闷了,找到我后,就开始说我搞迷信活动,骗神骗鬼,现在他家的小孩子高烧不退,整个人都开始说胡话了。

  我爷爷听到这个,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就知道有的苦头吃了,但是骗神骗鬼这句话,我爷爷最不爱听,所以也冲了同学妈妈一句,既然都是假的,你家小孩子生病,赖得着我们家什么事吗?  原来生病的那个孩子,就是被我们偷了他衣服的那个小孩,刚开始几次请仙之后,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上个星期那次,请完之后,第二天衣服就穿上去了,结果小孩子就开始生病,刚开始还以为是孩子感冒发烧,于是吃药,送医院,但是在医院一切正常,回到家就又开始发烧,烧了都快一个星期了,后来我那个同学自己看着都怕了,于是就像他妈妈坦白交代了,他妈妈一听就领着我同学到我家来兴师问罪了。   同学的妈妈被我爷爷一冲,到一下子没话说了,反倒一下子哭了出来,说现在到底怎么办啊,这孩子不会脑子被烧坏了吧。 我爷爷说哭什么哭啊,快把孩子抱来啊。 同学的妈妈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转身就去家里抱孩子了,这个时候爷爷就叫我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都到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隐瞒了,隐瞒也是一顿打,坦白说不定还可以打的轻一点,于是就把怎么开始,怎么结束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我爷爷叫我把我画的符,再画一遍给他看,画完之后就连说我胡来,所谓画符不知窍,要被鬼神笑,画符若知窍,鬼神吓一跳。

一道符,并非依样画葫芦就可以的,从画符开始每一笔都有相应的存想,密咒,直到最后一笔,这样的一道符才算完整。 我当时自然不知道这么多,只是凭记忆去话,那既然符不对,那篮子又怎么会动的呢,请来的吕洞宾又是谁呢?  中学同学家里都住的不远,一会儿就抱着孩子到了,可能是同学妈妈走的急,所以小孩子被颠的哭了,还没进来,就听到一阵阵孩子的哭声,哭的人心烦,我到现在都很讨厌小孩子哭。 这是题外话了。 不过说也奇怪,原本还哭的很大声的小孩子,一到我家神坛面前,突然就不哭了。

我爷爷把孩子抱过来,仔细的看了看眼睛和双手脉门,对同学的妈妈说,没什么事,今晚就给你孩子退烧。

  让我们把请菜蓝仙的篮子和衣服都找来,在家里大厅里,让我按照我的方式再给请一遍,我负责念咒,但是扶篮的篮手除了我那个同学之外,还差一个,就叫他妈妈代替,我也只好依样画葫芦再请一遍,咒语还没念到一半,仙就来了,开始在沙盘上画圈,我问,你是吕洞宾吗?菜蓝用筷子在沙盘上敲了三下,代表是,我爷爷这个时候突然从后面走出来,把我家吕祖仙师的画像在手里展开来,对着菜篮子说,你看看这是谁。

  突然菜篮子一下子飞快的抖动了起来,我爷爷对着菜蓝子说,你到底是谁,篮子在沙盘上写了一个某某某的名字,我们谁都没见过,继续问这孩子的病和它有关吗?篮子仙一一就都在沙盘上做了回答,原来小孩子生病确实是和这个篮子仙有关,但是他也并非恶意,只是觉得小孩子好玩,就逗逗小孩在玩,因为那天附在那个衣服上,回去没洗,没晒太阳,就正好跟着衣服回去了,但是毕竟人鬼殊途,小孩子身体又弱,所以玩的时间长了,小孩子渐渐抵抗不住就生病了。

  问明了缘由,既然并无恶意,就他快走,别缠着小孩子了,顺便让同学的妈妈回去办一桌好吃的,多烧点纸钱给他,让他酒足饭饱的走,并警告他,如果还发现回来的话,就不是这么客气了。

篮子仙也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但是天冷了,希望我们能多烧几件纸衣服给他。

这都不是什么问题,自然也一并了他。   这头处理完,那头我爷爷从坛里神像前的供花上,拔了三朵下来,用开水泡了,化了一道符在里面,让我同学的妈妈装在瓶子里带回去给小孩子喝,喝完就没事了。

  我同学的妈妈经过了前面亲自接触篮子仙,也被吓的一愣一愣的,原先的霸气都没了,拿到了符水还一个劲的感谢我爷爷,回去就按照当时答应的烧了饭菜,买了纸钱衣服,给烧了过去。

第二天,小孩子的烧就退了。

  至于我,当天晚上就被狠狠打了一顿,并且警告以后自己一个人不能再用任何请仙的法门。

一直到现在,我都再也没有请过菜蓝仙!。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