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作家刘明清:国民阅读率令人堪忧

  二十四、有一种单身,只是为了等待一个人,等那一个该等的人。  二十五、一个萌萌的小仙女,单身待撩,喜欢的抱走。  二十六、单身生活好像就是,没什么人会惹你生气,当然也没什么人会带给你惊喜。  二十七、有人问我,今年情人节怎么过,我说:略过。  二十八、有一种单身叫宁缺勿滥,有一种单身叫只为某人。

  此外一些稀缺的原材料、土地和其他资源,如迅速崛起,无法满足对预测性信息的需求,技术进步导致了这些资产,如高科技电子设备价格暴跌。  二、未来财务报告的发展趋势  1.信息混乱情况加剧  目前信息量正在持续增加,这种情况使得信息难以得到有效利用,各种无效或者有混淆作用的信息加入后导致真实的信息没有得到真正利用。实际上外部用户总是获得更多的信息从公司的内部操作,出现混淆信息或污染,会计用户使用不便他们不了解情况,信息量扩大带来的后果除了上述之外,还会导致用户使用信息的盲目性增加,企业的内部运作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而投资者和债权人很希望通过渠道获取信息,了解企业的运营情况,但是多种信息混合下,使得他们的目的难以实现。他们真正需要的是黑盒,可以获取他们需要的信息从而增强信息的可靠性和真实性。

作家刘明清:国民阅读率令人堪忧

  刘明清  中央编译出版社总编辑、资深出版人、发行人、书评人、专栏作家。

  白烨:文学评论家  全民阅读一直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的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2年我国18至70周岁国民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为本,相对于发达国家动辄数十本的阅读量明显低下。 而另一方面,中国早已成为世界出版大国,2012年,中国出版图书总量超过40万种,亿册。

  去年,全民阅读立法已经列入2013年国家立法工作计划,证明推动全民阅读正在成为整个社会的工程。 从出版到阅读,如何让图书真正变成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刘明清说:一个人的成长史,其实也是他的阅读史。 一个时代的精神建设,读书是最根本的基础,真正思想性的阅读非常重要,而要实现全民阅读率的提高,首先要培养人们的阅读习惯和阅读兴趣。   国民阅读率令人堪忧  我们现在的房地产业非常发达,大房子越来越多,但是这些大房子里有书房的有多少?社区里的洗脚房很多,但是书店却没有踪影。

  北京晨报:国民阅读率低下的现象一直被人们所关注,您认为阅读的重要性在哪里?  刘明清:从调查数据来看,国民阅读率确实堪忧。

从个人的感觉来看,很多人都曾经谈到,在发达国家,地铁、公交、机场、公园到处都能看到读书的人,而在中国则很少。 再如,我们现在的房地产业非常发达,大房子越来越多,但是这些大房子里有书房的有多少?社区里的洗脚房很多,但是书店却没有踪影。 这些年来,实体书店的衰落引起了很多关注,当然这和现代阅读技术的发展有关系,网络、手机阅读,包括网络书店的兴起等都影响着实体书店,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房租太贵。

目前国家已经明确要为书店减税,这是好事,但是房租的问题仍旧困扰着书店。   北京晨报:如何改变这样的状况呢?  刘明清:中国经济三十年的发展,早起的野蛮生长阶段渐渐过去,这个时候,人们的文化需求越来越重要,但是怎么样才能满足文化需求,提升品位呢?阅读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的部分,这就需要培养公众的阅读习惯。 比如说有一些地产商,他们在新的社区中建立图书中心,结果发现,对于提升社会的品位、聚拢人气的作用很大。 所以说,培养阅读习惯,改变观念非常重要。

  跨过阅读的最后一公里  政府主导阅读活动固然不错,但政府力量毕竟有限,同时也会出现一些书目老旧的问题。 发挥民间和社会的力量,会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北京晨报:出版的繁荣和阅读量的低下之间存在的差距,被许多人称为阅读的最后一公里,您怎么看这个矛盾?  刘明清:究竟怎样才能真正培养起公众的阅读习惯,这其中需要非常多的工作,比如办阅读会,现在也有不少办得很好的阅读会,但是组织者多是义工,在稳定性、长期性上可能就会有不足,要让阅读会制度化、长期化,就需要对组织者加以培训,谁来做这个培训?比如书目的遴选,出版市场书太多了,怎样找到合适自己的书籍?或者说怎么样把垃圾书剔除出去,这也需要有人来做。

  北京晨报:你提议的北京全民阅读基金是否就是为此而设立的?  刘明清:是的。 政府主导阅读活动固然不错,但政府力量毕竟有限,同时也会出现一些书目老旧的问题。

发挥民间和社会的力量,会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比如说有这样一个全民阅读基金,它就能对读书会的组织者、阅读的引领者加以专业培训。 也可以定期组织专家学者,比如出版领域、教育领域,包括学术领域的专家去做数目的遴选工作等。

  正向的评价很重要  推广阅读是一个长期的、精神和思想意义上的工作,它非常重要,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文化内涵,最根本的体现在阅读当中。   北京晨报:在其他方面还有哪些意义?  刘明清:推广阅读是一个长期的、精神和思想意义上的工作,它非常重要,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文化内涵,最根本的体现在阅读当中。 但另一方面,阅读推广又是一个市场效应不足的工作。

比如说媒体,媒体的阅读版,相对于汽车周刊、房产周刊,经济效应要差很多,但它是一个媒体品位的表现,没有读书版,就会让人感到欠缺点儿东西。 包括各个网站也如此,读书并不赚钱,但它不可或缺。

我想,对于这样的工作,就应该给予市场效应之外的正向评价,而我设想中的全民阅读基金,就可以做这个事情,每年对那些为推广全民阅读做出贡献的媒体、平台,包括个人,进行正面的评价和奖励。 这样的奖励现在也有,但我想,通过社会组织去做的话,会更好。 再如出版机构,现在出版业中追求短期利润,出版大量垃圾书籍的现象不少,但同时也有坚守品位、坚持做好书的机构,他们对于文化事业做出的贡献,也应该得到更好的评价。

  北京晨报:怎样保证这些工作的效果呢?  刘明清:最根本的原则在于,对于阅读的推广、评价等活动,是扶助性的,不是说谁来要钱就给钱,而是通过制度化、长期化的工作,建立一套完善的工作流程,比如说对于阅读会组织者进行良好的培训,对于阅读推广者加以奖励,并不是直接给钱让他们做工作,而是对他们工作的一种帮助和评价。

  ■不同声音  白烨:让阅读变成精神生活  全民阅读一直是公众关心的话题,相比过去,我们的阅读率真的变低了,还是我们传统的阅读习惯正逐渐消失?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说:阅读的问题,是整个社会的文化环境氛围变化所致,年轻人并非不阅读,而是传统的阅读方式发生了变化,阅读变得快餐化、碎片化、时尚化,变得快而浅。

怎么让阅读变成一种精神生活,这是一个综合的工程。   快而浅的阅读  北京晨报:全民阅读率的低下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和焦虑,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白烨:这恐怕是整个社会生活、文化氛围的变化所致,年轻人并非不阅读,实际上,他们的阅读量非常大,但是这种阅读和我们所提倡的传统阅读方式不同,他们更习惯于通过网络、手机、电子阅读器等来阅读,阅读表现出来另外一种形态,变得电子化、碎片化和快餐化,变成了快速阅读、浅阅读、时尚阅读。 在我们看来,这样的阅读是不够的。   北京晨报:为什么不够?  白烨:阅读并非是单纯地接受信息,还要有质量、有深度,成为精神生活的一部分,而非仅仅是一种消费行为。

  功利之外的阅读  北京晨报:造成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白烨:首先,和网络科技的生活化、便捷化有关。 其次,也和当前社会中人们务实性的需求有关。

更多宣泄式的阅读、实用性的阅读被人们所接收,而注重长远的、精神性的阅读则很少。 一个社会的变化,不仅仅有看得见的部分,还有看不见的部分,而恰恰是看不见的这一部分影响着阅读的方式和习惯。

  北京晨报: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种阅读观念?  白烨:仅仅有浅阅读、时尚阅读是不够的,应该把阅读变成一种人文精神层面的生活,在观念和价值上,主流的价值应该起作用,而不是功利主义在起作用。   注重年轻人的阅读  北京晨报:怎么样才能改变这种阅读的状态呢?  白烨: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工程,社会活动的推广宣传、学校的家庭的教育等多方面的共同努力才能够完成。   北京晨报: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设想?  白烨:比如说应该结合年轻人的阅读口味,把那些经典作品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加以阐释,让年轻人不再感觉经典离他们很远。

再如通过推荐书目、书评等方式,让那些好书真正被人们所知,而不是被淹没在书的海洋里。

本文链接地址:。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