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嫡女心计小说 谢琅华赫连佑小说叫什么

嫡女心计小说谢琅华赫连佑小说叫什么主角叫谢琅华赫连佑的小说叫做《嫡女心计》,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高歌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谢琅华抬头朝赵氏看去,赵氏自然巴不得她永远都回不来,可她如此这般,吃相未免有些太过难看。 她低低的垂着头,对着赵氏盈盈一福:“姨娘说的这是什么话?莫不是我还不能回来了不成?”谢琅华这番话也是绵里藏针。 赵...推荐指数:《嫡女心计》第十五章处置免费试读谢琅华抬头朝赵氏看去,赵氏自然巴不得她永远都回不来,可她如此这般,吃相未免有些太过难看。

她低低的垂着头,对着赵氏盈盈一福:“姨娘说的这是什么话?莫不是我还不能回来了不成?”谢琅华这番话也是绵里藏针。

赵氏面色随即恢复如常,依旧一副谦卑有礼的摸样,看似关切的询问道:“大小姐怎么现在才回来?路上可是遇上什么事了?”谢琅华没有回答赵氏的话,她抬头朝里面看去,轻声问道:“祖母呢?祖母可在里面?”她声音带着些许哽咽。 赵氏深深的看了一眼谢琅华,面上含着担忧,低声说道:“母亲,今日身子有些不爽,我刚服侍母亲用了药,这会已经歇下了,大小姐这一日车马劳顿的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赵氏这是摆明了不想让谢琅华见老太太。 她以老太太歇下了为由,谢琅华也不便再见老太太,不然只怕要担上一个不孝的罪名了。

“也好。 ”谢琅华没有多做纠缠,她对着赵氏嫣然一笑,转身离开。

她来这一趟也只是尽一尽礼数,她对老太太可没有什么好印象。 老太太一向对他们母子三人冷言冷语,向来偏爱赵氏与她的子女,偌大的燕京有哪家主持中馈的是一个妾室,由此可见老太太有多么宠爱赵氏。 赵氏看着谢琅华远去的背影,不由得蹙起眉头,眼中满是不解,谢琅华怎会安然无恙的回来?出了老太太的院子,谢琅华与春桃朝萧氏的院子走去。 春桃忍不住说道:“方才姨娘看见大小姐好似什么震惊,说出的话也怪怪的,就好似……”知道她们此行会发生什么事一般。 剩下的话春桃并不敢说出来。

谢琅华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四下看了一眼,一把拉过春桃,压低声音说道:“春桃,以后万不可胡言乱语,切记祸从口出。 ”赵氏主持中馈数年,这府里皆是她的耳目,如今她受制于人,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春桃被谢琅华这副摸样给惊着了,她面色一白,用力的点了点头。 谢琅华接着又道:“今日在甘泉寺发生的事莫要说给母亲听,省的她担心。 ”“奴婢记下了。

”春桃小声说道。 谢琅华这才松开了春桃。

府里处处挂着灯笼,谢琅华不过刚刚踏进萧氏的院子,萧氏在秋燕的搀扶下便走了过来,她脸上满是担忧,看着谢琅华忍不住咳了起来:“咳咳咳……怎么现在才回来,害的母亲忧心如焚。 ”谢琅华心中一暖,几步上前,伸手握住萧氏的手,笑眯眯的说道:“害的母亲担忧是琅华的不是,不过是甘泉寺风景宜人,一时贪看,故而回来的晚了。 ”谢琅华牵着萧氏的手往屋里走去,眼中闪过一抹愧疚,前世她对母亲还有阿恒并不亲厚,一来是赵氏有心教养与她,二来是她觉得母亲无用,既不得父亲的宠爱,又不得老夫人的看重,还有阿恒也不如阿玉聪慧。

如今想来她真是狼心狗肺,活该落得一个那样的下场。 “你呀!还如儿时一般贪玩。

”萧氏伸手点了点谢琅华的头,面上满是无奈,扭头对着一旁的秋燕说道:“快去准备几道大小姐素来爱吃的菜。 ”谢琅华将头靠在萧氏肩头,柔柔说道:“还是母亲对我最好了。

”母女两人有说有笑。 忽的,谢琅华抬头四处张望了一眼,忍不住出声问道:“母亲,怎不见阿恒?”春桃很快便将菜端了上来。 母女两人围在一张桌子上,萧氏抬手给谢琅华夹了一些菜,轻笑着说道:“他和阿玉一起出府玩耍去了。 ”谢琅华轻轻的点了点头,心中一阵思量。

秋燕与春桃在一旁服侍着,时不时的抬起头看一眼谢琅华。

用过饭后,谢琅华拿出在甘泉寺求的平安符,亲手给萧氏系在衣服上,笑眯眯的说道:“我在甘泉寺为母亲求了一签,可是个上上签,签上说母亲的病一定会好的,福气都在后头呢!”“好,好!”萧氏轻轻的抚摸着谢琅华的长发,眼中有些湿润,她总觉得琅华变了,从前琅华也只是每日里礼貌性的来给她问安,如今的琅华仿佛一下子长大了,都知道关心她这个做母亲的了。

“夫人该用参汤了。 ”就在那时,秋燕端着参汤走了进来。

谢琅华看着那碗热气腾腾的参汤,神色一凝。

继而她嫣然一笑,拉着萧氏的手撒娇的说道:“母亲,这碗参汤就给我喝了好不好,日日看母亲喝这参汤,我也想尝尝呢!”汤药中的藜芦与人参相冲,说什么她都不能让母亲再喝这参汤了。 哪知,她声音一落。

萧氏还没有开口。

秋燕便率先说道:“沈大夫交代了,夫人体弱,参汤要日日服用着,大小姐想喝奴婢再去熬一碗过来。

”萧氏什么都不知道,她脸上带了一丝不悦,看着秋燕说道:“大小姐既然想喝给大小姐喝了也就是了,这参汤我日日喝着也没见身体有丝毫好转,今日便不喝了。

”谢琅华嘴角含笑,目不转睛的看着秋燕。

她也不过试一试秋燕,看看她知道这其中的缘故不知,如此看来她必是晓得其中缘故的。 如此她便留不得了。

谢琅华伸手去拿那碗参汤,秋燕下意识的一躲,咬着唇瓣说道:“夫人,沈大夫的话还是得听的,厨房还有我这就去给大小姐盛一碗过来,这碗还是您先用了吧!”谢琅华登时就怒了。

她眸色一冷,一把抢过那碗参汤,重重的往地上一摔,冷冷笑道:“我竟不知我乃侯府堂堂大小姐,在母亲房中连一碗参汤也喝不得,由着你这奴婢推山阻四的,不将我放在眼中,何时我竟这般好欺凌了。

”反正她早已落下一个嚣张跋扈的名声,何不便嚣张行事。 春桃也觉得秋燕做的十分过分,她白了秋燕一眼,对着谢琅华说道:“大小姐莫怒,气坏了身子倒不值得了,等回到我们院子,奴婢给大小姐煮几碗参汤。

”萧氏面色一沉,冷眼扫了秋燕一眼“秋燕,你还不退下,好好反省反省究竟哪里做错了。

”秋燕看了萧氏一眼,准备离开。 谢琅华几步挡在她跟前,抬头看着萧氏说道:“母亲,这样的刁奴是不能在母亲房中伺候了,今日晚了,明日唤来牙人把她卖出府去。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