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第九十四章 凿石人、卖河图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九十四章 凿石人、卖河图司礼监最新章节

再次阅读提醒,本书就是一智商一般,身手一般的小人物抱大腿故事,威风凛凛这四个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和主角无缘,因为他无大腿可抱。 故而,喜欢那种牛逼主角的读者大可以离去,不必骂骨头什么,你嫌弃良臣,小千岁也不招呼你,两情不相悦,又何必强扭呢?出口成脏,有辱斯文,毕竟我们都是受过义务教育的。 当然,勉强看得下的,我这也挽留一下,毕竟,日久生情嘛,哪能提了裤子就不认人呢。

五个铜板的姐儿,也是姐儿。 你不能因为人家物价低,就嫌人家质量差啊?这,不地道。 有时候,便宜未必没好货。 说完,开工,继续我们良臣小千岁迈向装逼路的故事。

在我眼里,牛逼是一个成长史,而不是基础,更不是与生俱来的。

另今天网站首页强推了,之前没收到短信,有些奇怪。 看来要多存稿,准备上架爆发了。

…….是的,大汉笑了。

他很自然的伸手接过良臣递上的银锭子,良臣松了口气,花钱消灾,理所当然。

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低估了大汉,因为大汉脸上的笑容没有了。

转而代之的仍是先前那幅咬牙切齿,恨不得捶你三天三夜,方消心头之恨的模样。

更让良臣可气的是,大汉收了他的钱,拳头倒是握的越来越紧了,身上隐有一股泰山压顶的气势。 这位仁兄,我和你无怨无仇的,你为何要在我面前装逼?良臣叹了口气,之后也笑了起来,干净利索的又摸出个银锭子来。

这一次,他真的很肉疼。

奈何,是他自找的,却也是无枉之灾。 原以为胜算在握,岂料底裤都给当没了,这,还真是有苦难言。

谁能想到一个算命老头真正隐藏的身份,是一个有着铁塔般的身子外加沙锅大拳头的雄伟大汉呢。 真是世风日下,五个铜板的姐儿是假的,三个铜板的半仙也是假的,便宜货都是假的…MMP都不想说了。

大汉欣然收下第二颗银锭子,笑容重新浮上他的脸庞,这一次,却是没有再收回。

只是,他也没有就此罢手,而是有些心疼的望着被良臣拽在手里的假胡子。

良臣明白,连忙将胡子奉了过去。 大汉却是不接,一脸你还不明白的表情。 明白,太明白了!良臣讪笑一声,硬着头皮摸出一把铜板捧了上去,赔着笑脸道:“这位好汉,就这么点了,真没了。

”“罢罢,看你小子挺识相的,这次胡爷就不和你计较了。

”大汉晒然一撇,做人留一线,他那摊子又不值钱,这小子肯赔这么多已经不错了,没必要把人往死里逼嘛。

将铜板在手里掂了一掂,然后心满意足的放进腰包。

“好汉,你看这?…”良臣有些尴尬的望着手里的假胡子。 大汉嘿嘿一笑,伸手接过假胡子往下巴上粘去,摆弄一番,一个老神仙便出现在了良臣面前。

高人!良臣凝重点头,对大汉油然敬仰。 许是得了银钱,晚上可以快活,大汉心情十分的不错,拍了拍良臣,道:“莫奇怪,这都是生活逼的。

”“嗯!”良臣对大汉真是刮目相看,人不能叫生活给日了。 就大汉这真实模样,就算在紫禁城摆一年的摊子,也不会有半文收入。 可化个装就不同了,这人啊,就吃老神仙那一套。

自己这现成例子不是活生生摆在这么?要是知道这人是个魁梧有力的中年大汉,再给良臣十个胆子,也不敢去踹人家摊子。

莫欺人太老,随时抖三抖啊。 不论古今,身高马大,都是让人再三思量的主。

“唔,你小子怎么这么眼熟的?”大汉忽的发现眼前这倒霉小子很是眼熟,自己肯定在哪记得,他略一回忆,立时想起来了,“是了,那日我见过你。 ”稍顿,一脸惊讶道:“怎么你小子没去东四胡同找小刀刘吗?”良臣很委屈:“好汉怎的老要我进宫呢。 ”大汉神情一肃,缓缓摇头道:“非我诓你,实是你,命中与宫中有缘啊。 ”“……”良臣能说什么,套路,一切都是套路。

请继续你的表演。

大汉见良臣不说话,以为他不信自己,看在刚才银钱的份上,他好心劝道:“小子,你莫以为我诓你,我胡半仙很少有看走眼的时候…你骨胳十分精奇,命中当有泼天富贵,不去净身做老公,实是可惜了。

”“富贵就一定要净身吗?”良臣抗议,“我去考秀才举人,当进士老爷不行么?”“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大汉露出神秘的笑容,“小子,还是听我劝。

做人,不能太贪心,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良臣干笑两声,心里操了大汉一番。

“对了,我与你无怨无仇,你小子为什么砸我摊子?”大汉对此事还耿耿于怀,良臣只好赔笑,见状,大汉哼了一声:“这次便饶你了。

”看了眼天色,埋怨道:“被你这么一闹,今日怕是没的生意了。

”想了想,“算了,今儿便收摊吧,嗯,小子,你孝敬我这么多钱,我请你喝一杯如何?”良臣才不愿跟这家伙喝酒呢,可一想吃喝的都是自己钱,不去白不去,便点头应了。 当下二人找了家小酒馆,点了几样菜,就对干起来。

大汉酒量不错,良臣也不是弱鸟,这年头的酒精度数也不高,三两碗肯定是过得了岗的。 一来二去,酒精一上来,竟是称兄道弟了。

酒多了,话也多。

于是,大汉开始吹起牛来,在那卖弄:“想你胡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上下几千年,还无我不知之事。 但凡找我算命的,还没一个敢说我不准…”这一桌子酒菜吃的可都是自己的钱,良臣酒一多,心里也憋着气,便呛大汉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算个屁,你有本事就去凿石人、卖河图,会那玩意才算真本事。 ”“嗯?”大汉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满脸潮红,一脸自豪的看着良臣,“这等把戏我岂能不会?童谣、谶语这些年,我都不知编了多少。

”“嘿,我不信,有本事你再写个劝进表给我看看。 ”良臣大着舌头,脑子发热,声音有点大。

“嘘!”大汉吓了一跳,示意良臣莫要那么大声,低声道:“小子,莫要乱说,劝进表可写不得,要杀头的。

嗯,不过扮狐狸叫,卖点鲤鱼、白蛇、凤凰什么的,倒不打紧。

”“会那些玩意有什么用?”良臣嗤笑一声,这些个事情他也会,懒得干而矣。 举起酒碗便要和大汉再干上一次,人却突然定在那里。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