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仙墓第1358章 鬼刀侯

仙墓第1358章 鬼刀侯

  1358  这就要死了?  青蜓有些茫然,自己刚刚击败一尊二阶王,走上人生巅峰,正式超越自己的哥哥青衣侯,还未来得及享受欢呼,享受父亲的夸奖,一切就要结束了?  青蜓有点不甘。

  但是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无比恐怖的一剑,不断的接近自己。   唰——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青蒙蒙的剑光伴随着一个清脆的响声突然间在青蜓的耳中回荡起来。

  然后,她就看到那斩向自己的剑光,被那青蒙蒙的剑光击碎,一个身躯横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映入青蜓的眼帘。   “华风刎!”  青蜓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男子,她有些不敢相信,华风刎这样的人物,竟然会出手救了自己!  先前袭杀陆云,青蜓,笠臻的三个三阶王,已经变成了三具尸体。   “你们没事吧?”  华风刎的目光扫过三人,淡淡的问道。

  当他的目光扫过陆云的时候,轻轻的扯了扯嘴角,他有些不明白,陆云这是要干什么。   他自己就是佐道王者,更是开创出了一剑龙抬头这样恐怖的剑道,他想要封王,只要给自己炼制一颗丹药,立刻就能封王。

  甚至凭借那一剑龙抬头的意境成为高阶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是他竟然放弃了佐道王者的身份,不断的打磨自己的战力,想要以纯粹战力封王。

  难道他不甘心做蝼蚁,想要走的更远?  这一次若非是华风刎发现二阶鬼王自爆,好奇的心的趋势之下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恐怕陆云就真的要阴沟里翻船了。   “多谢华前辈救命之恩。

”  这个时候,笠臻的嘴巴好似一个小喷泉一样,不断的喷着血柱子,他含含糊糊的说道。

  华风刎的脸色沉了沉,他将两颗丹药捏碎,化作纯粹的药气注入到笠臻和青蜓的身体之内,帮他们稳定身上的伤势。

  “星辰域很危险,现在的星辰域更是不安定,你们虽然能逼迫二阶鬼王自爆,但这里依旧不是你们能留的地方,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  说完,华风刎转身就要离开。

  “我呢?”  陆云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苦笑着说道。

  “你自己想办法,别想坑我的丹药!”  华风刎哼了一声,然后消失不见了。

  陆云苦笑不已。   “华风刎前辈还是如同十万年前那般高冷,不食人间烟火……奇怪,他怎么会出手救我们呢?”  笠臻爬起来,看着华风刎离开的地方,有些不明所以。

  笠臻曾经见过华风刎,那个时候华风刎还没有成王,他的性格高冷,卓尔不群,对谁都不假辞色,更不愿意多管闲事。   却没想到,现在华风刎竟然出手救了他们。   “他?高冷?不食人间烟火?”  陆云想到了自己刚刚见到华风刎的时候,他那逗比的样子,完全无法和笠臻口中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联想到一起。   青蜓学着华风刎的样子,将一颗王品疗伤丹药震碎,将药气融入陆云的身体之内,陆云身上的伤势才慢慢的恢复。

  笠臻没有理会陆云,而是盘膝坐下,开始调养自己的身体。

  “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先是被鬼盗王上了一课,然后又被二阶鬼王和三个突然冒出来的三阶王上了一课。

”  陆云有些郁闷的自语道。

  他自以为算无遗策,将一切都掌控在手,包括有人会对他们进行袭杀……可是陆云千算万算,都没算到那二阶鬼王会不顾一切的自爆!  鬼族也会自爆?  陆云有些茫然。   “哎,我还是太年轻了!”  陆云嘴里小声嘀咕着。

  “这一次我们已经做的很好了,若是把你换成青衣侯的话,恐怕我们都被炸死了!”  青蜓安慰道。

  方才,陆云施展生死神通咫尺天涯,一步踏出百万里,千分之一个眨眼之间就逃出一亿里的范围,远离那鬼王自爆的核心。

  鸿蒙之中能瞬间窜出亿万里的准王很多,但是那些神通或者身法,都是需要海量的元气支持,在鬼王自爆的一瞬间,那一方虚空彻底破碎,形成虚空乱流,就如同一座巨型的囚牢一样,除了真正凝练道则的王者,他们这些准王根本就无处可逃。

  “不,这就是我的错!”  陆云眉头紧皱,喃喃的说道:“从鬼盗王自爆一件鸿蒙至宝,到二阶鬼王来袭,再到那三个三阶王的袭杀,一环套着一环,稍有不慎,我们就会万劫不复。 ”  “是我太自信了。 我们的身上还有万般手段都没有施展,那些王品大阵,王品符箓,甚至疗伤丹药都来不及拿出来……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能在这样大意了。

”  青蜓:“……”  “冠军侯,你对自己的要求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  笠臻苦涩道:“先前那些场景,换了其他人来,就算是血衣侯他们来了,也是必死之局……我们能活下来……”  “我们能活下来,是因为华风刎来了,华风刎不来,我们必死!”  陆云幽幽的说道:“我确实是太过自大了。

”  笠臻和青蜓不说话了,他们不想再搭理陆云了。   青蜓和笠臻去搜罗了一番那三个被斩掉的三阶王的尸体,陨灭之后,他们的须弥芥子也都炸开了,其中财富也都化作飞灰。

  不过,他们的身上也依旧有不少好东西,他们的本命飞剑还都留在他们的手里,虽然不是王品飞剑,但也是难得一见的宝剑了。   而后,这三人离开了这片区域,在一座小山之中挖开一个山洞躲了进去。   “青蜓,现在你已经超越青衣侯了,有没有想过给自己取一个响亮的封号?”  笠臻凑到青蜓的面前,笑着问道。   “封号?”  青蜓一怔,她双手托腮,看了一眼依旧在沉思中的陆云,然后笑道:“我还没有想好,你呢?你也达到了封侯的战力,有资格封侯了。 ”  “我当然想好了!”  笠臻一挺胸脯,“鬼刀侯!从现在开始,我就叫鬼刀侯!”  说话之间,笠臻扬了扬手上的鬼头刀。   “鬼刀侯?这不是和那个鬼盗王重了?”  青蜓有些诧异的问道。

  “鬼盗王?他算什么鬼盗王,分明是跪倒王才对,他可对我下跪了,痛哭流涕!”  说话之间,笠臻的手一翻,取出了一块成像石,然后成像石之上流出 一道水幕,其上正是先前鬼盗王跪地磕头,痛哭求饶的场景。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