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金盆洗手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金盆洗手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本就游兵散勇组成的贼匪,哪里敌得过士气高涨的正规军。 他们虽然各个匪气十足,但憋屈了好几年的黑甲军,早就想跟谢孟德的这些匪崽子好好地打一仗,所以这次出手,也将积攒许久的怨气发泄了出来。

那一刀下去,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没有盔甲在身的贼匪哪里抗的住,身体一转,就躺在地上断了气。

这种几百人数的遭遇战,根本不需要僵持太久,当地上遍地尸首,血流成河的时候,战斗也到了收尾阶段。 这些匪贼溃不成军,早就被比他们更凶残的黑甲军吓破了胆,连求饶的时间都没,就被砍翻在地。 ……此时,四百多名匪贼全部饮恨,尸体被浑身沾血的黑甲军拖走领赏。 林宇看着这些黑甲军与遍地的尸首,鼻子吸着血腥味十足的空气,内心几乎快麻木了。 亲眼看到活生生地人倒在了面前,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无法淡定。 林宇很善于自我安慰,这种情况不是敌死就是我亡,何况这些死去的匪贼手上,沾满了无数无辜之人的鲜血,死有余辜,不值得同情。

但那些参加剿匪死去的百余名黑甲军……尽能力去补偿吧……“所有负伤的弟兄,救治期间的银两本公子负责,英勇殉职的弟兄,发放抚恤金,其子嗣接替黑甲军之职,饷银翻倍……”林宇攥紧拳头,目光落在了脸上沾满鲜血的周元,道:“提辖大人觉得如何?”周元闻言直接单膝跪地,红着眼道:“周某替死去的弟兄跪谢林公子。

”那些黑甲军纷纷看向林宇,浮现出异样的光彩,若此刻林宇让他们提刀,他们绝对没有二话。 人有时候其实并不复杂,当一个与他们无关的人,打从心底为他们谋福祉的时候,就完全值得他们感恩戴德。 林宇轻声道:“银子发下去吧,稍作休整,大伙随我取下谢孟德等贼人的首级。

”“好!”周提辖受命,从马鞍上取下银子,按照死去的匪贼数量,采取了平均分配。

并没有因为谁杀了两个或者三个匪贼而多拿四两、八两银子,因为死了不少弟兄,也伤了不少弟兄。 大家都是曾经光着膀子,在大雪天里训练时嗷嗷叫的弟兄,没必要为了争功而头破血流。

死去的弟兄们会死不瞑目的。

而且这次剿匪行动还没结束,那谢孟德等匪首还没有授首,休整片刻后,林宇与周提辖只带了三百精兵,其他人则留下来照顾伤员。

防止狼行山里的野狼,循着血腥味过来啃食负伤与死去的将士血肉。

“报!”此刻寨子里一座吊脚楼里,谢孟德与另外两位当家,正商量着如何报复时,便有寨中的探子来报。 “说!”谢孟德折扇一收,没来由的左眼皮跳个不停。

“黑甲军如同杀神,弟兄们全死了……”探子红着眼道。

“什么!”谢孟德与两位当家俱都是拍案惊起,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二当家李铁牛沉声道;“黑甲军来了多少?是不是有文道修士插手?”“没有文道修士,黑甲军还是周元指挥,那姓林的小子也没有出手。

”探子道。 “那这怎么可能,武陵的衙门早就烂掉根了,黑甲军也形同虚设,我们的弟兄那都是刀口上舔血的好手,怎么会全死?那黑甲军死了多少?”“死伤才一百多……”“不可能!”谢孟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是真的,为了养好这群匪崽子,他每个月都是大把的银子砸下去,各个都愿意为他上刀山下油锅,拼了命也要拉个垫背的。 “大哥,凭寨子里的弟兄跟我们,怕没办法抵挡了,要不先去深山里避避?”那探子提议道。 “滚你娘的。 ”谢孟德大怒,抄起桌子下面的一把摇环刀,一刀将那探子给砍了。

“老二老三,跟哥出去迎敌,他们有弟兄负伤,不可能全部力量上山,待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书生模样的谢孟德扛着带血的摇环刀,率先走了出去,李铁牛与徐飞燕彼此相视一眼,心照不宣般地划过一道冷芒。 刷!刹那间,二人同时抽出一把刀,直接朝着谢孟德的后背捅了过去。 噗嗤!两把长刀将谢孟德捅了个通透。

谢孟德眼珠子一瞪,低头看了眼从后背插过来的刀身,身子抖如筛糠,喉咙一甜便是大口大口的喷血。

“你们……为何……杀,我?”谢孟德呆住了,出生入死的弟兄怎么会对他出手?李铁牛冷声道:“这些年你被胜利冲昏头了,黑甲军都杀上来,你要我与飞燕妹妹跟着你去送死?”谢孟德身子一颤,看着徐飞燕,道:“你们……”徐飞燕沉声道:“如果黑甲军被杀的片甲不留,一切都不会变,但……”徐飞燕欲言又止,随后接着道:“大哥是读书人,也该知道有句话叫做‘大难临头各自飞’,大哥这些年攒下的三十多万银子,够我跟铁牛哥金盆洗手,做个普通的大户人家了。

”“好,好一个金盆洗手……”谢孟德眼中精光爆闪,大叫一声,磅礴的才气爆发出来,两把贯穿他胸膛的长刀直接被震飞了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谢孟德反手握住摇环刀,干净利索地砍向李铁牛。 “不……”李铁牛大叫,但才华横溢地谢孟德起了必杀之心,他哪里躲得过。 只感觉脖颈一痛,随后他便看到了头顶上的房梁,眼睛一黑,没了知觉。 而他的脑袋在地上滚了两滚,神色骇然,死不瞑目。 这一幕,将女匪徐飞燕吓了一大跳,绝美的脸上,血色全无,眼见谢孟德再次挥刀砍来,脚尖轻点大地,身子向后飘退了三四米。 与此同时,那摇环刀将桌子劈的稀巴烂。

噗!谢孟德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胸膛的伤口血液已经止住,他冷冷地盯着徐飞燕,道:“当初要不是老子救了你,替你报了杀父之仇,你哪里还有今天,然而你跟铁牛这痞子,却想觊觎老子银子远走高飞?还想当大户人家?踏上了这条路,就要有死的觉悟……”。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