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

1597,岳父岳母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1597,岳父岳母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ps:2018,祝大家都发发发:)电影的开机发布会开了之后,时间也就到了年尾,没几天就要过年了。 在帝都的某川菜馆,王勃请剧组所有的主创人员吃了一个团年饭,迎新除旧,继往开来,跟大家约定年后相聚的时间,才成立没多久的剧组便暂时解散了。

2005年的大年跟过去没多大的变化,依然是一路吃吃吃,走亲蹿戚。 除夕之前,基本上是各家公司的团拜会;年后,则是亲戚家们的春酒。 这是华夏人的传统,王勃即使再有钱,再出名,年前年后干的事,也跟全华夏千千万万个家庭干的差不多。

吃春酒的时候,王勃带上了女友梁娅,梁娅则喊上了钟嘉慧和孙丽。 孙丽的父母一个在药厂当高管,一个在银行当主任,自家亲朋好友的请吃也多如牛毛,好多还不好推脱。 不过一旦不是遇到非去不可的时候,她也会尽量的跑过来,跟梁娅和钟嘉慧结伴,跟着王勃“混吃混喝”。

一个男生,领着三位如花似玉,漂亮无比的女同学走亲戚,这自然是一件惹人注目,而且看起来有些怪异的事。

不过,王勃的亲戚们基本上都是没什么文化的“农二哥”,虽然感觉奇怪,但也只会觉得自己的外甥有本事。 他那几个舅母姨妈私下还跟她开玩笑,挤眉弄眼的问他到底喜欢哪个?去年不是还只有小娅么?咋今年一下就便变三了?“哈哈,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大姨妈,小姨妈,咋个嘛,你们是不是担心你们的红包嘛?放心,你们随便给她们封个十五二十的红包意思一下就行了,她们不挑的。 ”王勃哈哈一笑,跟自己的亲戚打着哈哈。 “勃儿,看你说的,红包值几个钱?我们是想问你到底中意哪个!人家小娅人那么好,又漂亮又懂事,你可不要辜负人家!”王勃的大姨妈说。 “我感觉那个叫嘉慧的女孩子也不错,一点也不嫌灶头脏,刚才还忙我烧火呢。

”王勃的小姨妈则道。

现在,王勃身边的所有亲戚,全都跟着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脱了农皮,发了小财,在县城里面买了房子,成为了让乡里乡亲们羡慕不已的城里人。

不过,大家虽然成了城里人,平时都住在城里,但老家的房子依然保留着,而且还翻新修缮了一番,添置了电器和家具,城里住烦闷了,就到乡下来住。 尤其是过年的时候,都会“衣锦还乡”,在乡下请客吃饭。 “人家丽丽也不错嘛。 那皮肤,那身段,简直比电视里面的明星都还要漂亮。 呵呵,我看呐,勃儿,过两年干脆这三位姑娘你一起全娶了得了。 ”王勃的小舅母呵呵一笑,开玩笑说。 “就是就是,我们勃儿这么有本事,一个婆娘哪里够?起码要娶两个婆娘,不,三个!”“全娶了,全都娶了。

”另外两个舅母也开始跟着起哄。 “哈哈,要得,舅母,姨妈,我听你们的,到时候只要她们愿意,就都娶了,一起接进门!”王勃哈哈大笑,顺着几个舅母姨妈的话道。 梁娅跟着王勃走东窜西,一直到正月初五,这才恋恋不舍的跟王勃分别,坐飞机去了魔都,跟自己的母亲程文瑾汇合。

毕竟,她现在还没嫁给王勃,过年过节,老是待在男朋友的家里,也不像话。

梁娅这个正牌离开后,钟嘉慧和孙丽也就不太好意思单独的跟着王勃走亲戚了。 两女开始回归各自正常的生活轨道,跟着父母走自家的亲戚。

这对王勃来说也倒是个解脱,不然,三女不走,他还真抽不出时间去陪其他的女人,比如廖小清,韩琳,曾思琪,周书和徐晶这几个。 尤其是曾思琪,周书和徐晶,因为三人在蓉城上学,平时跟王勃见面见得很少,趁这难得的寒假,自然热切的渴望着他这个男朋友的安慰。

王勃抽时间陪了班上的几个女同学几天,用“实际行动”解除了她们对自己的相思之苦,期间,又去了一趟田芯的老家,整个寒假,便差不多结束了。 去田芯老家是正月初九这天,田芯打电话问王勃有没有空,说她家初九请春酒,他要是有空就过来吃顿饭。 初九王勃原本打算去张静家吃饭的。

张静家里也是初九请春酒,还提前给他打了电话。 王勃支支吾吾,想说自己不得空,还没开口,电话那头的声音就低沉了下来。

“这几年,我爸我妈,一直在关心我的个人问题,问我那个永远都不露面,不带回家给他们看的男朋友到底是谁。

小勃,我今年都二十九岁了,我……呜呜呜……实在是没办法,再也抵不过我爸我妈一次又一次的盘问了。 ”电话里响起了田芯嘤嘤的哭声。 女人的哭声直哭得王勃心痛而又心碎,蓦然回首,他才恍然发现,自己重生到现在不知不觉竟然都过去五六个年头了!曾经跟着自己一起打拼、创业,最后成为了自己女人的田芯,一转眼,也从昔日风华正茂的二十四变成了现在快的三十。

几年间,女人任劳任怨,无怨无悔的帮自己开疆拓土,把“曾嫂米粉”,一家当初面积只有二三十个平方的简陋小店,在短短五年间开遍了云贵川渝西南三省一市,成为了西南地区大有名气的,具有一百多家直营连锁店,五家臊子工厂,员工数千人,年纯利润过亿的大型食品连锁集团。

这一切,除了最初的半年他操过一点心之外,其余的,都是那个性格有些要强的,名叫田芯的女人打下的江山!“芯芯,别哭。

我来,初九那天我一定来。 ”正月初九,王勃开车去了趟田芯老家所在的西云镇。 这几年,田芯不仅给父母在四方买了房子,还在省城蜀都买了房子,全家人平时都住城里,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回老家西云镇。 对女儿顶头上司王勃的到来,田贵忠和姚淑琴两口子是又惊又喜。 然而,下一句,王勃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两口子从惊喜变成了惊吓:“爸,妈,过年好!女婿来给您二老拜年了。

”“惊吓”的还有田芯,她喊王勃过来,只是想让这家伙过来给她解围,避免自己父母一年又一年的催婚。 哪成想,这家伙竟然会给她来这一手!王勃的那声“爸”和“妈”,差点没把田芯的心脏病给吓出来,见王勃一脸正经,完全不像开玩笑后,随即,便感觉自己被一种洪水般的幸福给淹没了。 田芯喜极而泣,强忍住想哭的冲动,“没好气”的对田贵忠和姚淑琴啐道:“你们不是想看女婿得嘛?现在看到了噻?”之后,不理目瞪口呆,完全傻住了的田贵忠和姚淑琴,拉着王勃的手,直接进了自己的闺房。 “你干啥啊?发什么神经啊?看把我妈老汉儿吓得!我给你说,万一吓出个好歹我可要找你说聊斋哈!”田芯心脏剧烈的起伏,依然有些不相信刚在客厅中发生的事,一进门,便直接擂了他匈口一拳,嗔道。 王勃一手捉住田芯打过来的小拳头,低头亲了一下,随后用力将田芯抱在自己的怀中,让自己的脸紧紧的贴着女人那头乌黑顺滑,像西瓜皮一样的齐耳短发,动情的说:“芯芯,这么多年,真的是苦了你,也让爸和妈一直为你担心。 我这个当女婿的更没有承担起女婿的责任。 今年,你已经二十九岁了,我也二十二岁了。 也是时候让二老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可是……可是小娅咋办?还有你梅梅姐,你让她们咋办?”田芯呆了呆。 “呵呵,没办法,你老公是苦命人,能者多劳,只有再认一位岳父和两位岳母大人了。

”然后,下一刻,他就感到自己匈口突起的胸大肌,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911.com情感语录_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